您现在的位置:18新利赌场开户 >> 学校工作>> 初三素质班>> 正文内容

枯 叶

初三(2)班 晁锦翔
文章来源: 发布时间:2016年09月08日 点击数: 字体:

他出生在一个刚刚绽放的春天。松动鼻翼感受到风中的暖湿气息,他伸了伸还不是很舒展的茎叶,沐浴阳光聆听鸟语闻着花香。

孩童稚嫩的一声“妈妈”惊醒了他,他向下望去,看见一位年轻的妇人怀中抱着孩子,腰间的包里依稀可见奶瓶和奶嘴。她亲切地笑着回应,在孩子白胖的脸颊上落下一吻。

他的眼眶有些湿润,他眯眯眼,感觉风中又夹杂了些许甜味。

 

夏天踏着轻快的步子来,温润的风渐渐变得闷热,整个世界的水分仿佛都在消耗殆尽,他停在树梢,喘着气。

“我就是要玩电脑!”咦?这声音有点熟悉啊。他再次低下头看去,孩子站在妈妈的对面,还十分瘦弱的肩膀抖动着。而妇人风韵犹存,但也有些驼背了,她冷漠地凝视着孩子,然后大声地回应:“不可以!”

他看见这一幕,心中的燥热又平添几分。这夏天,什么时候才能熬完啊。

 

秋风如同冷箭一样射进心里,骤然降下的温度让人浑身一颤。他裹紧了有些单薄的衣衫,他已经换上了橘色的大衣,可心中却还是止不住地战栗。

树下突然没了声响,只剩下轮子咕噜噜滚动的声音。他俯视,先看见一个带着兜帽快速前进的身影,隔了好久,才出现一位老妇人。佝偻着,踟蹰着,艰难地前行。风好像要把她刮倒,她银色的白发在风中飘摇。

突然他心中有什么东西破碎了,破碎了又冻结。冬天还没到,却好似被封冻。

 

冬天终于在绝望中降临整个大地。放眼望去只是一片片的灰白拼凑在一起,树弯着腰,草沉睡着,花朵凋零,鸟抖抖翅膀离去,似乎也厌倦了这里的毫无生机。

他很老很老了,老得都记不得这是第几次低下头去。是第四次么?又或许是更多。但他再次映入眼帘的,是一个谢顶的脑袋和一个落雪的坟包。坟前的男人跪下去,脑袋重重磕在雪上,那声音真大,震得他从生活了很久的地方摇摇晃晃地下坠,仿佛那份希望也跟着,下坠了。

他听见吹来的寒风中有人在呢喃私语,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,是对不起,还是我爱你呢?只是在一片模糊中,一个词语却清晰地被听见并且在脑海里放大出来。

妈妈。

他突然感受到了一股热量,像是从坟包上散发出来似的。那么真切,那么灼热,就好像是两颗心碰撞在一起迸发出的火花一样炽烈。

大雪纷纷扬扬,掩埋了失落,误解和悲伤,留下温情,包容和感动。

大地似乎回暖一般,每个人的心中,都解冻了那冰封的泉。

叮咚叮咚,他和她一起安心地闭上了眼。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
更多
上一篇:枯叶[ 09-08 ]
下一篇:秋 叶[ 09-08 ]